茅台热下酱香酒迎来涨价潮:牛茅预订价已超5500元钓鱼台、国台集体提价

原标题:茅台热下酱香酒迎来涨价潮:牛茅预订价已超5500元,钓鱼台、国台集体提价

“原本以为今年酒价不会涨,但最近却在蹭蹭往上冒。早知道应该多囤点酒的,现在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了。”

广东酒商张伟(化名)最近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多屯点茅台酒。他在最近收到消息,贵州茅台(600519.SH)牛年生肖酒,出厂价已经从1499元/瓶(人民币,下同)上调至1999元/瓶,建议零售价也从1699元/瓶上涨至2499元/瓶。

张伟告诉时代财经,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售,但这款生肖酒的预售价格已经蹿升到5500元/瓶,涨幅达3000元。此外,茅台生肖酒、精品茅台的价格也一直在“往上走”。

而除了酱香酒龙头茅台之外,自2020年末以来,酱酒行业涨价风劲吹,多个酱酒品牌价格也开始飞涨。

据时代财经统计,茅台系列酒、习酒、珍酒、国台酒、钓鱼台等酱酒涨价也非常明显,涨幅少则每瓶10%,多则20%-30%。涨价热潮下,酱香酒在市场上也表现出了远远高于以往的热度。

尽管在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但飞天茅台酒的价格一直较为坚挺,一直维持在2800元/瓶上下,甚至在国庆、春节等节假日突破了3000元/瓶的关口。

除了飞天茅台外,时代财经也报道过,最近精品茅台酒、生肖酒等产品的价格也在持续上涨。(点击查看相关报道)此外,茅台的一款陈酿酒燕京八景的价格也在持续走俏。根据一位贵州的白酒商家向时代财经提供的信息,近期燕京八景的价格已经超过7万元/瓶,甚至有不少人看好这一产品近期的售价能够突破10万元/瓶。

华创证券欧阳予在近期表示,根据经销商反馈,牛年生肖茅台出厂价1999元/瓶,提价幅度达到54%,零售指导价由1699提至2499元,提升47%。精品茅台出厂价由2299元提至2699元,提价幅度17%,零售指导价由3199元提至3299元,提价幅度3%。中信证券也表示,茅台总经销定制酒(出厂价普遍在1500元以上)已提价50%-100%。

张伟对时代财经表示,今年业内一直有茅台系列酒缺货和提价的传言,不少渠道商预测茅台酒可能要涨价,就开始囤货,市场流通的现货减少,刺激了酒价的上涨。

除了茅台外,国台、珍酒、郎酒、习酒等一种酱香酒企也纷纷发出调价或停货通知。

去年年底,国台酒就宣布自2021年1月1日起,国台国标酒(500ML含雅鉴版)供货价上调60元/瓶;国台国标酒(375ML) 供货价上调45元/瓶。

钓鱼台也在近期发出提价通知,表示将对老国宾、老贵宾两大系列产品价格进行调整,调整后, 53度500ml钓鱼台(老)国宾红线ml钓鱼台(老)贵宾酒红线日,贵州珍酒也宣布对旗下珍十五系列进行提价,其中珍十五经典版开票价上调40元/瓶;珍十五匠心版开票价上调40元/瓶;珍十五牛年生肖酒开票价上调30元/瓶;珍八开票价上调30元/瓶。

“青花郎现在要卖到1000元往上,比之前涨了一两百元左右”。广州一位烟酒店老板告诉时代财经,从2020年年底开始,郎酒厂家开始控货,供货量减少后,价格开始上涨。

根据酒类媒体酒业家的调研数据,基酒供求市场的失衡极大推高了酱酒基酒的价格。在酱酒生产的主力产区茅台镇,2020年的基酒价格相比往年同期涨幅高达20-50%,为近10年来之最。

而与基酒供应息息相关的,还有材料、人工等因素。今年年初,茅台酱香酒营销公司也曾对外发布致歉信,提及“近期由于产能、基酒、包材受限,多款产品无法按需供应”。

“从去年开始仁怀当地的高粱收购价就开始涨价,酒厂的购买价格概要高于当地的收购价,再加上仓储、人工、包装成本也在往上在走,基酒的价格酒不得不做。”在茅台镇经营酒坊的黄兴(化名)告诉时代财经。

仁怀市于去年9月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当地有机高粱的收购价提高到9.2元/共计。而在之前,仁怀市有机高粱的收价为8.2元/公斤。

黄兴对时代财经分析称,仁怀的土地资源有限,酒厂想要圈地扩厂,必须要在生产与保护环境上实现平衡。“环境变差了,这里的微生物、赤水河的水质都会变化,酒的质量肯定也有出问题,所以不能随意扩张。”

此前有茅台相关人士就对时代财经透露,考虑到当地的环境等因素,茅台镇可供厂家生产的土地资源有限,想要在短时间内快速提高基酒产量,仍有一定难度。

在行业龙头的带动、供需关系不平衡等各类因素综合性下,酱香酒出现了鸡犬升天的盛况。这也让人不禁发问:酱香酒是真缺货还是饥饿营销?消费者对此的接受度又有多少?

时代财经注意到,部分酱香酒的价格确实存在一定水分,官方售价和实际终端售价有一定的差距。

以500ml装的53度茅台王子酒酱香经典为例,其官方标价为468元/瓶,这款酒在酒类零售品牌1919,这款酒的售价也为468元/瓶,而在另一酒类零售品牌酒仙网,这款酒标价为468元/瓶,折后价仅为328元/瓶。

对于这一情况,张伟对时代财经表示,现在行业内刮起了一股酱香酒热,酱酒企业涨价的随意性很高,大多都有着“打高卖低”、提升品牌价值的意图。“厂家提高了出厂价,但有商家在提高标价标的同时,做一些买一送一或者折扣活动,实际的售价并不会太高。

“除了飞天茅台之外,其他酱香酒的价格上涨后,客户还是比较犹豫,会有人观望,毕竟飞天茅台价位之下的酱香酒很多,可以选择的余地也很大。”上述广州烟酒店老板告诉时代财经。

从近期的涨价潮来看,酱酒的热度可以说是空前。但在热度的背后,也有问题值得警惕。

张伟认为,厂家控货后,酱香酒的价格上涨,现在有不少经销商和商家开始囤货,一旦市场消费不足,就会有的可能。“酱香酒其实紧缺程度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很多品牌其实还在市场培育的阶段,另外它们也没有备茅台那么坚实的金融属性。”

眼下的情况是,随着酱香酒的热度越来越高,酒企对于酱香酒的未来也变得更加乐观,出于抢占份额的考虑,不少企业开始积极扩产。据酒业家统计,预计未来5年内,将有近20万吨新增酱香酒产能释放,而这一数据是当下已实现千亿的茅台航母都尚未拥有的产量。

未来产能提升后,酱香酒的稀缺性可能会被逐渐打破,届时酱香酒又是否能够持续涨价,并保持和当前的热度,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