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头堵”堵不住活泥鳅

3月1日是否会成为无资质汽车出口企业的生存大限?答案是:不会。至少那些频频惹上知识产权纠纷的“车老板”自己这样认为。

“现在(汽车出口)量做大了以后,的确有很多麻烦。”对于低质、低价出口引发的贸易纠纷,以及愈演愈烈的“涉(嫌)剽(窃)”事件,国家发改委产政司的官员早有感知。为此,在2006年最后一天,由五部委牵头下发了有关《规范汽车出口秩序的通知》,规定从今年3月1日起,对汽车整车产品(包括乘用车、商用车、底盘及成套散件)实行出口许可证管理。

当前在知识产权方面频频制造麻烦的企业,多是那些游走在国内车市边缘的企业,海外市场(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市场)已成为他们的生存支柱。一旦从出口环节加以规范和限制,百变的他们会立刻转战国内市场。“海外市场的耳根子倒是清静了,到时人家该把官司打到家门口了。”这位业内人士说,“要想不留后患,必须斩草除根!”

其实,2006年年底还有一个政策出台,人们把它看做是“出口通知”的“配套”。这份以调整产业结构、促进产业升级为最终目的的文件,正是应了那位业内人士的说法,政策要双管齐下。然而,就是这“两头堵”的计划还是百密一疏。

“政府现在当然不会运用行政命令(来整合企业)。”天马集团董事长周树财自称了解发改委的“路数”。“都市场经济了,国家治理汽车产业的途径不外乎三条。”周树财归纳道:高筑产业门槛,把企业挡在门外;通过竞争优胜劣汰,让市场自然选择;抬高技术壁垒,让企业知难而退。“但是如果我们想被整合,没有人要我们呢?”周树财笑着说。

“像他们那样的厂子,白给我们也不要。”同处保定的另一家民营车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像这种一无技术,二无资金,产品还惹麻烦的企业,根本没有收购整合的必要,“搞不好还会惹上一债”。

以保定为例,在这个总面积2.2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过千万的京畿重地,当前至少聚集了5家SUV专业生产厂家(长城、中兴、大迪、新凯和天马);而在咫尺之遥的石家庄,同样也有类似的企业(双环)。他们的“成分”大都以民营为主。而除了长城和中兴在业内还有一定的名号外,其余几家的年产销量大都在一万辆以下。业内人士将他们称之为“低成本产业集群”。

既然是“低成本”,那么顾名思义,就是要在各个环节“节流”:车型设计要“学习借鉴”、生产成本要“消化吸收”。

1月下旬,缺席去年广州和北京车展的石家庄双环S6“都市迷你”将正式上市。这家企业身上还背着两件知识产权纠纷(来宝SRV涉嫌对本田CRV侵权,以及双环CEO涉嫌侵权宝马X5),谈及S6模仿奔驰当红小生“SMART”时,公司某高层曾向记者表示:知识产权纠纷不好界定,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

“(汽车)知识产权纠纷的界定的确比较麻烦。但这也是汽车业发展的必然阶段。”有主管部门专家说。“如果是一汽、二汽(东风)惹上了这样的麻烦,政府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还能出面做些工作。但对于那些小厂……”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既然是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那么自然是政府不管(不会动用行政指令)、企业不要(大企业并不愿背上这样的包袱),要让“二代模仿者”们自行了断无异于痴心妄想,看来这道难题目前依然无解。

毛峰:野田不愧为“泥鳅” 既滑又坚韧

美日印三边对线日在新德里召开,共同利益基础上的三方战略合作尤为引人关注。美日印认为三方在西起波斯湾、经由印度洋与马六甲海峡直至中国南海的国际航道上拥有共同利益,在此基础上所催生的各种双边以及三边安全组合恰好暗合了各方的利益诉求,美国借此巩固重返亚太的战略平台,日本借此缓解不断增长的安全焦虑,而印度更将此视为扩大在亚太影响力的千载良机。

任韧:美日印三边对线日在新德里召开,共同利益基础上的三方战略合作尤为引人关注。美日印认为三方在西起波斯湾、经由印度洋与马六甲海峡直至中国南海的国际航道上拥有共同利益,在此基础上所催生的各种双边以及三边安全组合恰好暗合了各方的利益诉求,美国借此巩固重返亚太的战略平台,日本借此缓解不断增长的安全焦虑,而印度更将此视为扩大在亚太影响力的千载良机。人们更加关注的是作为亚太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大国中国是如何看待这个三边合作机制,美日印的战略合作是否将中国崛起视为挑战,当美日印三边的安全合作扩展到经贸合作领域,对于中国而言是否也会感受到同样的压力。

解说:出席本次对话磋商的,包括日本外务省综合外交政策局局长平松贤司,专责南亚和中亚地区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布莱克以及印度外交部东亚司司长班浩然,这个三边磋商机制是在去年12月于美国华盛顿启动,今年4月也曾在东京召开第二次会议,美国、印度和日本都认为,三国在西起波斯湾、经由印度洋与马六甲海峡直至中国南海的国际航道上拥有共同利益,日本《产经新闻》更引述一名日本外务省官员指出,三国将从确保海上航线安全为出发点,进一步牵制中国,并考虑联合其他有关的东盟国家,一同在南海问题上制定共同对话战略,而日本与印度也有意加强海上军事合作,除了本年6月的联合演习,印度总理辛格11月中旬出访日本时,也将提出海上安全合作倡议。

此外,印度媒体近日报道声称,中国军方飞机近月曾多次从西藏越界进入印度领空,有消息传出,为了加强战斗力,印度军方将耗资6500亿卢比,既折合约750亿人民币,在边境装配一支由五万名士兵以及22架美制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的山地军团,有军事专家认为,印度的举动凸显印度军方有意将此前在边境的守势策略转变为攻势战略部署。

任韧:从去年算起,加上这一次就在今天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美日印三边对话,这一场对话其实已经举行了三轮,三轮以来究竟有什么轨迹我们可以去追寻,而在今天举行的这样一场美日印的三边对话,又有哪些新的特点?首先我们来连线一下在印度新德里的记者廖政军廖先生,今天举行的这场对话究竟有哪些主要内容特别要值得关注?

廖政军(《人民日报》驻印度首席记者):其实今天的这个会议我只能这么说应该是比较低调的,没有太多的媒体报道,直到现在我们在媒体上或在当地的电视台都没有看到过多关于这场会对话会议的报道,只是我们在印度外交部网站上看出这个会议相关的照片,证实了这次会议的召开,这似乎说明三方都不太希望有过多外界的打扰,不过根据此前的媒体的一些报道跟透露,我们可以看到这次的三边对话是美国向战略合作伙伴深入解释重返亚太政策的平台,另外海上合作是安全合作会成为这次对话的比较重要议题,另外三方可能还会涉及谈到伊朗的核问题,阿富汗问题,中亚地区问题以及印度今后在亚太区域多边机制中发挥更大重要这么一个议题。

另外我想说到是,我们可以注意到刚刚片里面也讲到,其实这是三方不到一年时间内进行的三次对话,这说明了三方之间在合作跟对话的需求是日趋紧密跟频繁的,不过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三边对话的级别并不高,只是局长级,不过有分析认为,虽然现在级别不高,但是随着三方共同利益的逐渐的会合,这个机制的实质性还有制度化、常态化程度都会有所充实和提升,我们最后还要关注一点,其实就在今天开始有一个第12次环印度洋地区合作联盟的会议也在新德里开始召开,这场会议会延续到11月2日,就是本周五,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美国虽然不是对话伙伴国,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向合作联盟提交这样的申请,希望能够成为这个联盟的合作联盟,从这点我们能看到美国重返亚太的决心是非常的明显的,所以从我前方的观察认为,这个三方其实在三边对话当中都有各有诉求的,不过我们可以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在这个三方对话当中美国仍然是主导的地位。

任韧:在上海的现场的赵干城教授,我们特别注意到刚刚政军说,三方其实都是各有诉求,但究竟是什么样的诉求,特别是为什么在不同的诉求的情况之下,是什么样机制,什么样的动力让这三个国家能够坐在一起,共同的搭建这样一个战略合作平台呢?

赵干城(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我觉得像这样的三边机制背后的一个主要的推手现在看来主要是美国,因为他这个背景是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调整,这个战略的调整经过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我觉得现在已经基本定型了,这个定型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美国对这种三边的机制是很感兴趣,除了美日印的三边机制以外,他当时希拉里也曾经呼吁过进行中美日三边机制以及中美印的三边机制的这种磋商的机制的建立,说明美国现在很有想法,就是希望能够动员起一个地区大国参与的一种小多边的机制来打造一个新的制衡的框架,在这个制衡的框架中,各个地区大国出于他们自己各自不同利益的诉求会取得一个互相制衡的效果,当然我们也知道在这样一个进程中,美国作为头号的超级大国仍然能够牢固的保持他在这样一个框架中的主导地位,从这个角度我们来观察这一次的美日印的三边机制,我们很明显的看出目前,就像刚才这个记者所说的,他们不想太张扬,他们把这个机制保持在一个工作层面上会谈。

但是会谈本身所触及的议题却是非常核心的,比如说像海上安全的问题,甚至也牵涉到南海和东海的问题,像这样一些议题,我相信印度也他自己的一个固有的诉求,因为长期以来就一直希望能够被接纳为一个海洋大国,进而成长为一个全球大国,所以美国的这种亚太再平衡战略给印度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一个新的抓手,尽管印度在南海和东海并没有太多的利益,日本当然对这个问题的关心我们就不用多说了。

任韧:我们还要请东京现场的毛峰先生,日本在这个问题上的关心,其实从日本媒体对美日印三边会谈的炒作其实可以看出来非常的关心非常的看重,而且这几年来,其实日印之间的这种双边,无论是政治、军事还是经贸方面的合作也在不断的得到加强,促使这种变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日本怎么样看待印度在亚太地区的作用和地位?

毛峰(《》东京特派记者):其实我们必须要关注到一个新的动向,就是在美国积极撮合下,日印关系将会走向一个新的紧密型的发展阶段,这个紧密型的发展阶段,一个重要的标志就不是我们现在所认定的,仅仅是工作层面上的一种合作,而他一个不算是终极的目标,但是是终极的目标,应该是要建立一个被日本称为是国际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具体的一些战略合作层面来看,我通过各种资讯的分析,他们将会走向一个类似于日美安保二加二这么一个,也就是防长加外交部长那么一个层面的一种合作机制,也就是准军事同盟的关系。理由在哪里?有三点,就日本来说,日本很明确的提出第一个,印度作为日本海上通道或者日本贸易90%通过海上进口的那么一个核心地区的核心国家,是日本非常重要的地理上必须依靠和建立信赖关系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