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青少年橄榄球运动员身体全面接触式训练

由于民众对青少年橄榄球运动员高强度训练引发脑震盪的担忧,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瑞布朗在週一宣布并签署了一项限制初高中橄榄球运动员对抗性训练的法案。与此同时,这些规定已经在很多球队中开始实施。

布朗此次签署的AB2127法案,得到了医疗团体和专门负责监督高中生运动员的加州校际联盟的支持。

议员肯库裡和D-兰乔科多瓦提到,此法案的出发点源于家长对学生患脑部衝击导致的疾病,包括长期性大脑损伤和早发性痴呆症的担忧。

此法案将于2015年生效,各类训练包括高速拦截都将在休赛期被禁止。至法案生效前,各校球队仅能有每週两次,时长分别为90分钟的训练。该规定适用于各公立,私立以及特许学校。

加州校际联盟高级主管布莱恩西摩说:“此次变动并没有引起过多舆论, 因为这对于我们的教练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了。”

同时,他的组织也已在着手把总训练时间限制为每週18小时以降低脑震盪风险。在一些大学, 如常春藤联盟和太平洋十大学联会,也为了避免运动员头部受伤而减少了全面接触式训练的时间。

一些立法者质疑这个问题是否值得用法律来干涉,以及此提议会不会使本地学生在与其它州学生竞赛较量时处于劣势。

然而,库裡表示,在德克萨斯州《胜利之光》的书籍和电视连续剧中甚至设定了更为严苛的规矩例如每週只允许有一次90分钟时长的全身接触式训练。

国际日报版权所有 提醒:国际日报业者若未经许可,擅自引用本网内容将面对法律行动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国际日报网站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国际日报网站无关,国际日报

暴雨冲垮大桥 英前橄榄球运动员阻止惨剧(图)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英国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南部地区11月19日遭遇大规模暴雨袭击,数千幢房屋被洪水淹没,军方出动直升机和救援艇前往灾区组织救援,将数百名被困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当地时间21日,英国首相布朗视察了受灾最严重的坎布里亚郡,环境大臣贝恩称这起自然灾害算得上“千年一遇”。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22日的报道,在坎布里亚郡的沃金顿市,德温特河上平日里交通繁忙的诺斯赛德大桥20日凌晨由于暴雨冲刷轰然坍塌,一位平民不顾个人安危的救援行动让很多路人幸免于难,他的英雄举动感动了无数英国人。

现年47岁的布伦丹·皮克林曾经是一名英式橄榄球运动员,家住诺斯赛德大桥附近。20日黎明时分看到雨势渐小,皮克林离开家门到桥对岸特意购超市的自动取款机取钱。

“走出家门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巨大的闷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走到桥边时看见桥上的护栏缺了一块。”皮克林立即意识到,大桥可能要塌了,而桥下正是湍急的河水,此时如果有车辆或行人上桥,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顾自己可能要被撞到的危险,他马上挡住一辆即将过桥的小汽车和两辆货车,还掏出手机打999电话报警。“接线员以为我说的是德温特河上游的某座小桥,但我告诉她是最大的那座,她开始紧张起来,说马上派警员到现场。”挂掉电话后,皮克林突然发现有辆巴士正要从另外一侧上桥,连忙冲司机大喊让他倒车,然后再横过来堵住身后就要上桥的车。

仅仅过了几分钟,整座大桥就开始剧烈地摇晃,桥基的石块伴随着巨大的噪音掉到河里,不一会,桥不见了。

这起倒塌造成刚到现场救援的当地警察比尔·巴克坠河身亡,首相布朗21日出席了巴克的悼念仪式。被视为全国英雄的皮克林谦虚地表示,自己只是尽了普通市民应有的义务,但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玛利·兰开斯特赞扬说,如果不是皮克林,好几辆车都会在桥上。“他阻止了一场惨剧的发生,没有更多的人被卷入水中,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美国569斤巨胖天津减肥 曾是橄榄球运动员(图)

阿隆佐“老家”在美国芝加哥,与天津有13小时左右的时差,因此,他到津第一天就睡觉倒时差,睡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称体重。他踩上体重计后,医生一连放了4个秤砣才测出他的重量——284.5公斤。在天津减肥生活的一年内,他计划将体重减至90公斤左右。

谁能想象,阿隆佐上高中的时候曾经是橄榄球运动员。现在他笑称自己都快成一个橄榄球了,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减肥成功,再回到橄榄球赛场,跑几个来回。

尽管刚刚“立夏”,可阿隆佐已经觉得这样的天气令他无法忍受了。自从进入房间,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空调,将气温调至22℃。阿隆佐说,空调和毛巾是他度过夏天的“宝贝”,离开哪个都“活”不下去。“我每天都要洗脸、洗澡、洗呼吸器,这是运动量最大的动作,除此之外,每天就是躺在床上看电视、看书,或者是抱着电脑上网。”

另外,上厕所对于阿隆佐来说也是个头疼的问题。他躺在床上时,只能先侧卧再起身,然后走进卫生间,“瘫”在马桶上,这一系列动作,他至少需要四五分钟,因此原先在家时,他睡前根本不敢多喝水。

前天凌晨来到爱民医院时,阿隆佐就因为上楼累得气喘吁吁。他上楼的时候,必须用双手托着下坠的腹部,斜着身子抬起一条腿,才能迈到台阶上。上到1楼至2楼之间,他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足足站了20秒钟,才下决心继续上楼。仅仅是从大门口走进房间,阿隆佐就用了3分钟。

如今,医院这23个台阶几乎成了阿隆佐的噩梦。因为无法正常上下楼,医护人员没有安排他与其他“胖友”一样参加各种体育运动。专门负责治疗阿隆佐的苏医生说,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阿隆佐恐怕都不能下楼,吃饭、喝水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送、收,他近期最剧烈的体育活动,或许就是在楼道里走上一个来回。(来源:每日新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